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媒体平台行业动态 > 美国《人物》周刊医学谜团(上):这三个孩子到底怎么了?

        引言:新一代测序技术的快速进步使得高精度、低成本、短时间、大规模地检测导致遗传疾病的基因突变成为可能。相信越来越多的遗传疾病机理会被研究清楚,而这不仅可以为疗法与药物研发提供坚实的数据基础,也会为婚前咨询、产前筛查、初生诊断等现代精准个性化医疗提供可靠的循证依据。

        第一个孩子:Leta Moseley


        6岁时的Leta Moseley

        在女儿Leta出生的第一年里,Lainey Moseley始终不愿面对现实。“我内心知道事情不太对劲”,51岁的费城人Lainey对《人物》周刊说,“Leta的头是软的;六个月的时候她还不太能坐起来;她的体重并没有随年龄增长;八个月的时候,她看起来还像是三个月大;一岁多的时候他还不能讲话。”

        但是Lainey一直对自己说,Leta长大就没事了。“永远不要放弃希望。我当时的想法是:Leta会像爱因斯坦一样,她准备好的时候自然会说话的。”

        Leta大概一岁的时候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,于是Lainey带她去看医生,而医生说这位小女孩患上了一种遗传病:Cornelia de Lange(CdL)综合症。

        “我简直崩溃了,”Lainey说到,“这种遗传病有什么症状呢?严重的智力发育迟缓,医生们也不知道患者能活多久。”

        Lainey最终拿着诊断报告来到费城儿童医院遗传学家Ian Krantz医生的办公室,他拥有世界上研究这种综合症的最顶尖中心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Ian Krantz医生

         

        Krantz医生说:“当时,我们并不认为那是CdL综合症,但我们也不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。”

        从那时开始,为了找到病因,Leta一家开始了长达十年的上下求索.然而只有在经历了医学技术的惊人进步以后,这个谜团才得以破解。

        “当我意识到女儿没有达到正常的发育水平、需要氧气支持、需要心脏手术、并且病情逐渐恶化以后,我便辞职了。”Lainey说到。当时她的丈夫Rick 54岁,在一家金融公司供职。

        “后来我简直疯掉了,因为我又有了两个孩子,而这些怀孕就像是在玩俄罗斯轮盘赌。坦白讲,我真不知道会不会又有一个孩子患上这种怪病。我只能祈祷他们健康平安。”

        与此同时,Leta的病情仍不乐观。Leta不仅仅是看起来与其他小孩有区别:如今已经17岁的她却只有107厘米高,29.5千克重;她还不能说话,并且患有危及生命的肺部疾病,需要时不时在医院里度过几个月时间。


        Leta Moseley在医院里,身边是她的兄弟姐妹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有几次,Leta几乎没有活过来,”Lainey说到,她目前是一位自由撰稿人和电视新闻制片人。“如果你的小孩会一直病下去,那么这种压力会改变你。你会因为这种经历而永久地患上创伤后压力症。这就像在隧道尽头再也看不到光明,而那里曾经是一个出口,有一扇旋转门。我们每年基本上要在费城儿童医院住上两到三个月。这既让人无法理解,又令人不满。医生们一边挠着头一边无法给出准确的诊断:‘嗯……这位患者真是太罕见了。’”

        Krantz医生并没有停止寻找答案。“在遗传学中,我们管这种情况叫诊断奥德赛(比喻荷马史诗般对疾病准确诊断的长期探索以及等待的漫长历程),一直不停地寻找答案。”他说,“我在很多学术会议上向全国的医生们展示Leta的照片。我们迫不及待地想为这家人找到答案。如果无法为患者的家庭提供准确无误的解答,那么医生会十分沮丧。”

        第二个孩子:Liam Hilferty

        当Kathleen Hilferty在2000年8月2日生下一对双胞胎的时候,两个婴儿差不多大。Joe有3.35千克重,Liam有2.55千克重。但Kathleen说,回家后没过多久,她就发现Liam有些地方不对劲。“Liam吸了一些奶但就是咽不下去”。Hilferty说。她今年46岁,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West Chester市。“当时他的呼吸有问题。”


        Liam和他的双胞胎兄弟Joe

        同年圣诞节前,Liam就已经住院。医生们用手术将一个管子从他的颈部插入气管以帮助其呼吸。Kathleen说:“第二年3月以后他才出院回家。他仍然十分瘦弱。医生们将他诊断为慢性气道疾病,但我知道还有其他地方不对劲--不仅仅是气道的问题。”

        其实Liam的心脏里还有一个洞,同时他带着那根帮助呼吸的管子生活了两年半。有段时间Kathleen甚至搬家到俄亥俄州,在那有一位专科医生答应为Liam进行气道再造手术。

        Kathleen很难过:“有几次他差点没挺过来。有时候我的心都快碎了。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病将夺走我儿子的生命。我一直在想,会不会存在一种有魔力的药片或者疗法能治好他?我特别想要一个诊断,至少知道一个名字也好。我们曾叫它‘Liam综合症’。”

        医生觉得Liam没有几年活了。“那会儿他的肺部问题严重,但胃肠系统更糟。医生们说下一次呼吸道感染就可能夺走他的生命。这就像一颗定时炸弹。”医生还说,孩子已经走到生命的终点。

        她说:“我当时就质疑道‘你们都不知道他患的什么病,怎么如此断言?医生们的回答是‘因为患者的肺脏和心脏都已经不太行了’。”

        2008年,Liam最终来到Krantz医生这里。“我当时觉得Liam的情况和Leta很类似。”Krantz医生说。Liam的身高也不高,面部特征也类似,其他的身体健康问题也类似。虽然Liam也不会说话,但他可以通过手语和人沟通。

        第三个孩子:Nadira Grant

        与此同时,来自Brooklyn、现年34岁的Melissa Ashton-Grant和35岁的丈夫Levar在他们自己的医疗求索之路上艰难地跋涉。

        2004年Melissa生下Nadira,一个仅有43.2厘米长1.76千克重的女婴,但是因为她早产6周,所以医生们说不用担心。“他们说可以等等看,毕竟那个婴儿只有33周大。”Melissa说。


        Nadira Grant

        回家后一个月,Nadira的呼吸开始变得十分不通畅。“每次我打算预约高危问诊的时候,他们就说‘没事,不需要预约。’”Melissa说。她在社会公共服务部门工作。“‘很可能就是一点病毒导致的问题,很快自己就会好起来。’”

        当年6月的某个晚上,Melissa喂Nadira吃奶,而Melissa的母亲注意到有地方不太对。“我给Nadira拍嗝的时候我母亲问我:‘Melissa,孩子在睡觉吗?’我说‘应该不是。’然后她说‘有地方看起来不太对。’于是我把Nadira转过脸,发现她停止了呼吸。我刺激了她一下,听到她在努力喘气,我立刻把她送到了医院。”

        最终Nadira在医院住了四个月,医生们用手术将一个管子从她的颈部插入气管以帮助其呼吸。此后的几年并不好过。有一次医生们不得不用胃管喂Nadira食物吃。随后,她进入了康复中心。

        终于,有位医生建议Nadira去看Krantz医生。后者帮助鉴定了导致CdL综合症的基因,而且认为Nadira患有这种疾病。

        “我说‘没问题,就去看这个医生,因为我很想知道Nadira患的是什么病。’”Melissa说。“我已经不敢要第二个小孩了。”

        不知道Nadira的病因这件事是很吓人的。“我当时意识到,有人会想,是我做了不好的事情才导致我女儿的现状,”Melissa说,“因此那时真的很难过。有时我会为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而责怪自己”。

        见到亲戚朋友家健康的婴儿时,她会更难过:“我当时真的抑郁了。但我不得不告诉自己,这就是现实。”

        Krantz医生为Nadira做了检查,并排除了CdL综合症的可能。虽然拥有成百上千个其他病例,但对Krantz医生来讲,此时各种蛛丝马迹开始汇集到了一起。

        “我当时十分确信这三位患者(Leta,Liam和Nadira)可以诊断为同一种疾病,但却因为研究手段的限制而无法确认其机理。直到新技术让我们可以一次性扫描他们所有的基因,事情才发生了改变。”

        2012年1月,一种新的更高效的DNA检查技术(称为全外显子组测序)成为可能,因此Krantz医生决定对比三位患者的DNA并分析其结果。

        “当Krantz医生找到我,并说‘我这里有另外两位患者和你女儿得了相同的病,因此想从Leta那抽一些血样。’然后我转了转眼珠便说‘行,抽血吧。’”Lainey说,“我当时很感激他那坚持不懈的精神,但没过多久就把这件事情忘掉了。”

        2013年2月,Krantz医生给Lainey打电话说,终于有结果了。

        三个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,他们患上了同一种疾病。但是医生们无法用已有的医学知识给孩子们确诊。Krantz医生能否利用全外显子测序技术揭示病因,解决家长们的担忧?欢迎大家继续关注《美国<人物>周刊医学谜团(下)》。

        原文链接:

        http://www.people.com/article/medical-mystery-leta-moseley-ian-krantz-CHOP

        译者:郭一然,博士,现任美国费城儿童医院研究科学家,从事基因组学、遗传学以及生物信息学研究长达10余年并在Nature、Science、Lancet等杂志发表40余篇论文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来源:测序中国

         

        关于我们 投资合作 客户服务 应用领域 联系方式
        公司介绍 合作研究 在线咨询 医疗保健
       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永昌北路3号707
        法律声明 销售网络 技术支持 药物研发
        热线电话:400-6789-590
        招聘信息 合作伙伴 在线查询 食品安全
        公司总机:010-67883332
          加入我们 订单下载 农业
        投诉电话:010-67883332-835
            客户反馈 环境
              其他
        企业QQ:2916567802

         

        版权所有:北京诺赛基因组研究中心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27553号-2 

        分享按钮